聊聊这几年外贸SOHO的故事(六)

2020-05-03 15:39:50  阅读 247 次 评论 0 条

  公司网站建设之见闻


  随着公司可发布的产品数量日渐减少,加上平台询盘的数量相对稳定下来。我跟A总商量了下,是否可以开始建设公司独立的企业网站了,A总表示同意了。于是我开始在网上百度寻找注册域名的公司,经过比较,最后现在了厦门的一家公司帮我们注册。当时A总意思是把公司英文名称包括进去,我那时对seo根本什么概念,所以也没异议,所以就这样定下来了。多年以后,回头一看,犯了个低级的错误:除了公司自己的人与老客户,单从域名上看,一般的人是不知道公司是干什么的,除非他点开公司的网页深入了解。

  域名定下来了,接着就寻找建站的公司。当时我的出发点是:建站一定要找个本地的公司,一则方便沟通,二则也可以亲自去考察评估对方的实力。再说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样的话局面容易控制,我对A总也有所交待,毕竟我是建议,最终还是要A总最终拍板定下来,毕竟他是金主啊!是整个办公室的人员都动员起来抽空发布信息,找黄页去找本地的建站公司。所以那段时间整公司电话铃声响个不停,有找我们的,也有我们打出去的。

  其中有个建站公司的业务员居然跟我搞起车轮人海战术:刚开始接听他的电话时,我还比较有耐心跟他沟通。但是我发现随着沟通地深入,我居然发现他网站的专业知识似乎比我这个菜鸟还菜,汗!我顿时失去了沟通的勇气,然后礼节性再聊了几句就把他打发了。可是这个家伙居然不死心,又安排他的同事第2天又打电话给我,我接听发现又是他们公司,立马又打发了。可是这小子还不死心,很有打不死的小强精神,第3天又让另外个同事电话我了,我一听,立马啪地一声又挂了。按照常理来说:事不过三嘛!可是这小子好像越发亢奋,颇有屡败屡战的大无畏气概。接下来的连续3天我又接到了这家公司的推销电话,这可把我气坏了,最后一次的通话我严正警告他们:如果再打电话的话,小心我告他们骚扰!这下子,可把他们镇住了,再也不敢打电话给我了,一下子就风平浪静了。就这样过了几天,一天下午,我手机突然接听到一个电话:“请问是xx先生吗?你那边是不是有房子出租?”“不会吧?我自己都要租别人的房子,哪里有多余的房子出租啊!女你是不是搞错了哈?”“没有哦,网站上明明留的是你的手机号码呢?”这下我越像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时,我居然又接听到了好几个同样的电话!下我差点要崩溃了:哪个缺德鬼弄这样的恶作剧!马上联系刚才最后一个电话我的人,问他是从哪里得到我的信息?在得到他的回复后,我立马找到发个那个广告的平台,立马联系那个平台的客户,跟她说明事情的缘由,请她帮忙删除相关的信息。信息平台的客服了解情况后,也很配合把那则信息删掉了。NND,跟我来这个阴招,谁怕谁啊?

  虽然联系建站公司进程中遇到了不快,但是工作还是要继续进行啊!接下来我们又联系到了2家建站公司:一家位于深圳的车公庙;另外一个公司坐在宝安区中心的写字楼。跟车工庙的那家业务员小F过几次电话后,感觉他业务知识比较专业,公司的规模也不错。于是我跟A总商量抽空去他们公司考察下。某天下午,A总跟我驱车去小F位于深圳车公庙的公司。到了公司,迈进公司大门,感觉公司确实规模不小:整个办公室区域面积大概1000平方米左右,齐刷刷地坐着好几百号人在忙里忙外。小F先把我们迎进会议室后,又赶紧端茶倒水,忙得不亦乐乎。小F首先介绍了他们公司,通过他的介绍。我大概知道了他们公司的业务分为好几块:网站建设,域名注册,买卖;还有支付通道.主要是这几块业务。小F有带领我们去他们技术部看了他们以往做过的案例,之后小F又请他们业务老大及技术部老大一起跟我们交流,看看我们的具体要求。我们接着把网站的具体要求跟他们提出后,小F跟我们解释说他们几个部门的同事晚上仔细研究下我们的要求,然后整理个完整的报价明天下午发给我。在得到小F的承诺后,我们就打道回府了。第2天下午,小F果然如约将报价单发给我们了。网站报价介绍得很详细,看上去也比较专业,可惜的是价格方面离公司的预算相差得比较远:要3万块。只好作罢。小F也是个比较聪明的人,看我的QQ没反应,好几天电话也没打给他,他也好像没发生这件事情样,也不再多问了。虽然生意不成,但是人情还在。每逢节假日,小F还是会发些祝福的短信。多年后的一天,小F突然公司我说他现在换了家新公司,原来的公司倒闭了。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我吓了一大跳,那么大的公司,说倒就倒,不可能吧?小F说是真的,他以前的公司因为在支付通道业务因为仿牌收到牵连,资金链断了,所以就倒闭了。听到这里,这么大的公司,说倒就倒了,我不禁感叹世事无常啊!

  小F的公司报价明显远超公司的预算,没办法我只好找另外一家坐落在宝安区中心的写字楼建站公司来谈。这家公司的业务经理小H是20出头的小姑娘。刚开始接触时,给我感觉还不错:感觉说话风风火火,雷厉风行,颇有种女强人的感觉。可是接下来的接触让我大跌眼镜.事情是这样的:小H电话联系上我的第2天,她就在QQ上发信息给我,请A总与我明天她们公司详谈建站事宜。第2天,按照约定好的时间,A总跟我准时出现在她们办公室。她们公司规模不大,办公面积不到100平方米,里面稀稀拉拉地坐个几个人。我们刚坐下寒暄了不久,小H就叫来了他们技术发负责人-一个也是20出头的小伙子一起跟我们沟通。在沟通过程中,我发现好像有点不太对劲:我在提问过程中,这个技术负责人有些技术问题都回答不出来,反而需要小H代为解答。“这没道理啊,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专业性体现在哪里?”但是我表面上不露声色,继续看他们在嘚啵嘚啵地说了一大通。等他们说完后,我告诉小F根据我们的要求,最迟明天下午上班前把报价发给我,小F点头应允,于是我们起身告辞离开。

  第2天,小H果然如约将报价发给我了,我拿起报价单仔细阅读起来。我发现小H给我的报价单写得很简单,不少方面都没解决我们的困惑。更重要的是她的报价是1万块还是超出2000块的预算。然后我把小H的情况反馈给A总,A总的意思是pass掉!过了几天,小H见我们这边还没动静。她沉不住气了,就抽空打了个电话给我:“Marlin,我们的报价你们考虑得怎么样了?大有一付志在必得气势。“小H,不好意思啊,A总发话了,你们的报价好像有点高哦,能不能便宜点呢?”“什么?这个价格还嫌高?这是我给所有的客户报价中最低的了,不能再少了!”一听到小H说到这里,我马上发话了:“那真不好意思哦,你们的报价已经超出我们的预算了,那看看下次有没机会合作哈!”“不会吧,既然你嫌我们的价格高,为什么还要找我们报价?还得我们昨晚加班忙了一晚上才把方案整过来!”听得出来,小H在电话那天明显不快,她随即把电话挂断了。更为奇葩的是:过了几天,我发现她的QQ从我这里消失了,原来她把我的QQ删掉了。对于小H这样的行为,我只能苦笑无语了。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好比我们做外贸的,客户一询价,你报价过去,马上就会给你下单,可能吗?客户也有众多的供应商,他们也要一一比较,比较客户也有自己的压力嘛!倘若这次没合作成,下次也有机会的。倘若功利心太强,抱着志在必得心态去报价,其结果必然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比较生意就是生意,客户就是客户。他们不比自己的父母,没有义务跟你合作一辈子。谁的产品价格,功能,服务等方面有优势,客户就跟谁走!这是个很现实而残酷的存在,谁也改变不了。

  小H公司指望不上了,我们又重新去寻找新的建站供应商。一连三天的忙活但是还是没什么进展:不是价格太高,就是公司不在深圳等因素而pass掉。忙了好几天,还是做了无用功啊,我心里不禁感到有点郁闷。正当我陷入沉思状态时,这时坐在我前面的小D突然发话了:“经理,我突然想起来了,我认识给我以前公司建站的一个业务员,有空我把她叫过来,你们聊聊?”“好哇!你马上跟她联系下,看看她几时有空来公司”谈下?“我马上答道。毕竟是熟人介绍过来的,各方面相对靠谱些。很快小D就联系上了那家公司的女业务小K,通过他的介绍,小K马上电话联系上了我。我在电话里明显听得出来小K是业务老鸟了,只听见她很含蓄的夸她们公司的实力。在她听完她嘚啵嘚啵的一大通介绍后,我跟她约定了公司上门去她们公司考察:还是跟以前建站公司评估的行程一样;不同的是,可以看得出来,A总对小K公司还是比较满意的。上门评估后的第2天,小K就把报价单也发过来了,8000块,刚好符合公司建站价格的上限。

  于是我马上把这情况汇报给A总,A总的意思让小K尽快上门把合同签了,然后就着手建站了。我立马把A总的意见告之小K。第3天上午11点左右,小K带着建站合同出现在办公室了,我立马电话通知A总,请他带着公司公章过办公室一趟。不一会儿,A总就出现在办公室里。A总跟我仔细审核了小K带了的合同后,在确认无误后,A总郑重地在合同上盖上了公司的公章。接着他通知公司财务付了50%的建站款后,接下来就等这小K公司设计网站,验收,付尾款等一系列动作了哈。等忙完这些,一眨眼已经过了12点,已经是午餐的时间。小K是个很精明的女人,她不失时机地邀请A总,我及办公室的其他同事去楼下的湘菜馆吃饭。我不置可否地望着A总,看他的反应。毕竟A总才是金主,如果我抢在A总面前答应小K邀请,A总会不会怀疑我跟小K之间有什么businessundertable呢?届时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哈!可能A总那天心情不错,他答应了小K的邀请。席间,小K给我们一众人端茶敬酒,大家吃得不亦乐乎。小K又猛夸A总,把A总夸得心花怒放,总之那天中午大家都吃得很嗨。接下就等着15天网站验收,付尾款,上线了哈!


本文地址:http://www.wangshifan.com/post/23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wangshifa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