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这几年外贸SOHO的故事(七)

2020-05-03 15:53:15  阅读 266 次 评论 0 条

  公司的N个第一次:


  第1次教他们套同行的价格:

  A总有个在浙江开厂的朋友,听说A总开了个平台。他就跟A总说:他能以市场上进货价的8成给A总供货,价格非常有优势,让A总在平台上卖。A总一听很是心动,跟我商量如何操作。我一听到A总说的产品,其实我心里都不赞成的。因为A总的朋友给他的产品,跟A总工厂生产的产品性质截然不同:生产工艺不同那是肯定的。材料也不一样:A总产品是塑胶材质的;他朋友的产品是金属材质的;功能上:一个是工业用途;另外个家用。基于这样的原因,我向A总委婉地表达了我的意见:不建议把此类产品上架,因为平台论证上说我们是工厂,但是倘若把A总朋友工厂的产品放上去,就显得不伦不类,给客户的第一感觉不太好,以为我们是外贸公司,不是真正工厂。可能A总被他朋友的话语冲昏了头脑,我的话他并没理解。当我试图再次解释清楚时,我注意到A总的表情起了点微妙的变化,有点显得不快。我只听见他说:“Marlin,先按照我的要求去落实吧,如果以后碰到了情况,我们再讨论。听到他一番话,我只能把刚才想说的话又吞回去了。因为这个产品是新产品,除了A总朋友给的一份价格表外,其他的我们一无所知。我们只好求助于网络,将这部分的内容一步一步的完善。至于价格,我心中并没底,所以我要求小D他们去用**软件套下同行的价格。一个星期过去,当我检查他们所套的同行价格,结果发现很不理想:,每10封套价信件,只有大概2有回复,回复率太低了。为什么回复率这么低?当他们转给我他们的套价信后,我不由感到蹄笑皆非:不是发送邮件的时间跟冒充的国家的时区不对,就是邮件以中国人的口吻写的,公司名称也是他们自己随便编的,这样来漏洞百出,可信度极低,难怪回复率这么低!:于是我要求他们按照我的思路去改:多参考老外写信的口吻,语法,在此基础上写信;邮件的签名处一定要有真实的公司名称,地址,话,传真号,网址,个人职务。在此基础上在加上hotmail或者gmail个人邮箱的话,这样的话就比较自然了,因为我清楚。国内的大部分工厂业务员第一次联系新客户时,基本用邮件沟通,用电话的比较少。嘿,你还别说,自从他们采用我的方法后,套价的回复率上升到70-80%!


  第1次去展会打游击:

  在等待公司网站的建设的第一个星期周末例会里,A总叫住我,让我下星期一去香港出差几天。原来A总的一个亲戚去香港参加行业展会,A总听说后跟他的亲戚商量了下:接他们展位的一角摆放点名片与公司画册看能不能认识点新客户。A总的想法是不错的,可惜可能产品性质的不一样,后来我发现到了展会现场,我自己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一些产品画册跟另外一大堆毫不相关的产品摆在一起,显得不伦不类。虽然这几天,每当有老外经过过时,我都很卖力向老外推介,可惜的是老外一看这样的情况,头也不回地就走来了,结果整个展会下来,收集不到5张名片。可能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后来我每次跟A总提公司是否可以去参加行业展会,都被A总以参战费用高,效果不好的理由拒绝了,我只好作罢。


  第1次碰到注册域名的骗子:

  记得网站域名刚注册好,我们就把它绑定了企业邮箱就开始使用了。大概过了半个月,我的企业邮箱突然收到了一个自称是域名注册中心的人发来的邮件,大意是这样的:说是他们收到另外一个公司的申请,想注册我们以.com结尾的域名,同时还想注册以.cn,com.cn,net.cn.ogr.cn.asia域名的结尾的邮箱,后来那家公司发现国际域名被我们公司注册,所以他写信来问下是否这个域名跟我们公司有什么关系?我一看到这里,我心里有点紧张,我赶紧按照邮件提供的电话联系了那个写信给我的人,我说我们就是那个域名的所有人,那个人听到这里,只哦了一声就把电话挂断了。多年以后,我无意在网络上发现这是个骗子的套路来的。如果你不明就里,很紧张。骗子就会忽悠你赶紧从他们手里高价购买他们提到的其他域名,水真的是太深了,骗子为了骗钱也是绞尽脑汁哈!


  寻找seo公司网站之见闻: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15天就过去了,然后网站验收,付尾款,上线,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接下来又1个星期就上传产品,写文章,充实网站内容。因为开了某平台,A总的意思是大家还是以平台为主,企业网站seo还是外包给其他公司。这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一是确实人手不够;二是业务部对seo都没什么概念,更别自己来操作了。如果能借此机会学习其他公司的seo经验,也是个非常不错的现在哈!

  于是我又在网上寻找深圳本地的seo公司。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位于南山科技园的某网络科技公司。从其网站的介绍上来看,颇有点高大上的味道。当A总与我去这家公司面谈时,一踏入企业大门,感觉环境很不错:办公室空间很大,光照很充分。后面还有个大阳台,呆在位置上坐久了,可以跑到阳台上远眺看看风景,这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哈!负责接待我们的是个30多岁的女士,据说是深圳分公司的业务负责人。大家寒暄几句,然后切入主题。她首先吧啦吧啦地介绍了一大通她们公司:

  从公司的创始人的背景,公司的艰苦创业史,然后就是服务过一些有名的大公司。总之一切介绍都让人感觉水到渠成,从而对其公司的实力更加深信不疑。听到这里,A总很有兴趣地问她,如果把公司的网站外包给她们公司来做大概需要多少?然后那个女士报出了让我们简直不敢相信的数字:100W!我们以为自己听错了,又请她再确认一遍,是的就是100W.这些轮到我们不淡定了,A总跟她客套了几句,说我们考虑下就匆匆告辞离开了。一路上,A总跟我说:“虽然我来之前有心理准备,要比做平台要贵。但是想不到这么贵,居然远超过我的预算,要100万。这可不是小数目了,可以做很多平台了。如果投下去有效果还好办,没效果的话,钱就打水漂了。既然这样,那就pass掉这家了。

  接下来总部位于广州xx公司的业务又联系上了我们。她电话里跟我介绍她们公司实力很强,是高新技术型创新企业。当时我确实对这些确实没什么概念,一听到这些高大上包装的名称,我立马有了兴趣。然后我跟这个女业务说:可否请她们提供一些做过的成功案例来参考下。但是女业务一句话让我大跌眼镜;说这些都是公司机密,需要上级批准。我一听,感觉匪夷所思:既然你号称你们公司的实力如何如何,那总要用数据来说话吧?没有数据来说话,一切都是耍流氓!大爷的,害得我花了这么多时间跟你电话沟通,居然我需要的东西你给不了我,不玩了!接着我立马嘭地一声挂断了电话。可是这家公司的业务并不死心,接连几天又换了几拨业务搞车轮战来电话我,结果可想而之,我可不吃这一套。见这招没效,她们又想出了个更损的招数:上班时间打电话过来,冒充老外客户的翻译,说老外需要参观工厂,需要找工厂的老板直接通话。我一听到这里;我立马就回复:我就是公司的外贸负责人,老板不懂外贸与英文,所以授权我全权负责公司的外贸业务事宜。一听到我的解释,电话立马就挂断了。我赶紧电话回去,接听的居然是广州xx公司人。NND,都是套路来的,还好自己警惕性比较高,不然就上当了哈!

  虽然暂时没取得进展,但是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很快,一个印度的做谷歌seo的三哥又通过电子邮件联系上了我们。之考虑三哥,一是因为他承诺可以可以按月付款,一年下来才999美金,价格很有竞争力,并且可以用Paypal发生来支付,也算有点保障;另外一个原因通过跟他的沟通,感觉有些说得还是有点道理。那就来吧,试一试又何妨?通过邮件几个来回沟通后,我问他要了skype号,想抽空跟他在线进一步沟通下。于是在要到他的skype号那天晚上,我发来跟他视频对话,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进一步看下他们公司的具体情况,毕竟远在千山万水,多了解下心里还是踏实些。三哥倒也爽快,很快接受了我的视频通话请求。只见视频的另外一端居然出现了我大跌眼镜的画面:所谓的办公室光线很暗,显得黑乎乎的;就摆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台看起来老掉牙的台式电脑。Oh,myGod!还在用这古董级的电脑给客户做seo,不会吧?顿时我失去了兴趣。有话说得好,好马配好鞍。既然他的办公设备都这么差,我怎么能放心将项目交给他们呢?毕竟我要对A总负责。聊了几句,后来我找了个借口就匆匆下线。以后不管这个三哥再怎么联系我,结果都是noway!

      接连3家都不合适,但是工作还是要继续。很快我们联系上了东莞一家网络推广公司。跟我联系的就是老板本人,通过几次的电话沟通。他初步给我的印象还不错,在了解我们的需求后,他主动提出给我们做一份详细的报价方案在来我们公司拜访时一起带过来。看不出这老兄的办事效率还蛮快的,上午沟通完,下午他又电话我,问我明天是否有空面谈?好啊,那就趁热打铁,来吧!第2天,这位老兄就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我们公司。我们一起聊了3个多小时关于seo方面的内容,从中我也学到了不少知识。等这位老兄离开公司返回东莞后,我马上把他写的方案仔细地看了一遍, 方案总共15页,写得比较详细,有些建议写得比较中肯,当然收费也不便宜:整站seo1年要6万多。虽然他过了我的这关,但是在A总那里被刷下来了,理由是价格有点偏高,还是再缓缓看,再多找几家比较下,后来由于种种原因,seo外包就一直悬在那里没动静了。虽然跟这家公司没合作成,但这位仁兄提供的方案在某方面给我一些启发,也算受益不少吧。

本文地址:http://www.wangshifan.com/post/23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wangshifa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